24小時咨詢熱線:400-6800558 期刊天空網是可靠的職稱論文發表與期刊論文發表咨詢機構!!!

高職院校傳統工藝美術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的現狀與對策

發布時間:2019-06-29所屬分類:文史論文瀏覽:1

摘要:傳統工藝美術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在工藝美術類高校傳承和發展中取得明顯成效,但在傳承的觀念、方法及實踐諸方面存在問題,傳承效果不盡如人意。基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新時代背景,傳統工藝美術應在秉承傳統、不失其本的基礎上,要凸顯核心價值

  摘要:傳統工藝美術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在工藝美術類高校傳承和發展中取得明顯成效,但在傳承的觀念、方法及實踐諸方面存在問題,傳承效果不盡如人意。基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新時代背景,傳統工藝美術應在秉承傳統、不失其本的基礎上,要凸顯核心價值的技能培養;“傳”在“統”的基礎上有選擇地“承”;要與時俱進,在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中融入現代生活審美活力,構建現代“新工匠觀”,更好地激發和釋放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發展活力。

  關鍵詞:傳統工藝美術;現代師徒制;傳承;現狀;對策

浙江工藝美術

  帶徒傳藝即師徒授受的師徒制是傳統工藝美術傳承技藝的核心形式。伴隨著現代社會生產、生活、環境的發展變化,傳統家庭、民間作坊式的師徒傳承,因其封閉、單一的人才培養模式,已不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

  如今,國內工藝美術類高職院校在借鑒傳統師徒制優點并融合現代學校職業教育優勢的基礎上,探索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形式,將工藝美術產品生產融入學校教育過程。如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湖南工藝美術職業學院等,其核心傳承方式即引進國內各級工藝美術大師在校組建“大師工作室”,招收在校學生為學徒,實施大師主講、專業教師輔導的師徒傳承新模式,業已取得明顯成效。

  在教育部啟動“第三批中國特色現代學徒制試點”和“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背景下,對傳承人才培育方式提出更多新要求,職業教育院校應該審時度勢,反思傳統的傳承方式存在的問題,探索新時代語境下的傳承教育新理念與新路徑,對改進和完善中國特色現代師徒制培養模式有著重要的作用。本文試以“大師”“學生”“家校”“教學”“制度”“環境”等影響傳承因素為切入點,分析傳統工藝美術現代師徒和活態傳承在高職院校傳承現狀,并提出相關建議。

  一、傳統工藝美術高職院校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的困境

  1.高職院校

  面臨優秀師資、優質生源匱乏的困境高職院校現有辦學層次對優秀人才缺少足夠的吸引力,尤其是隨著未來生源數量的減少將帶來更大的沖擊和挑戰,這是工藝美術類高職院校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健康可持續發展面臨的困境。一方面,由于高職院校的辦學層次低和定位于應用型學校,在中國大學聚群中基本上處于底層,很難吸引到優秀人才,即便已經加入的優秀人才,也不安心。

  另一方面,當前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對高職院校辦學管理過死、評比過多,高職院校的教師,疲于應對各級各類考核、檢查、驗收,很難專注專業教學研究。而且教育行政部門對高職院校的教師要求過高,如要求高職院校教師具有“雙師型”資格,既擁有一線實踐操作能力,又要有完成一定學術科研的能力,但在政策支持、待遇保障上又較低。

  同時,一些高職院校出于現實利益考量,僅把傳統工藝美術作為學校非遺傳承的一個光環項目,重在爭取更多政策傾斜、財政支持,而對傳承育人主體責任重視不夠。就生源而言,高職院校基本是專科層次,考進高職院校的學生大多數學業成績較差,學習熱情也不高,還有不少學生及其家長寄希望于“專升本”,學生入校后專業忠誠度、持續度低,缺乏學習傳統工藝美術所需的那份靜心、安心以及精益求精的“匠心”。

  現在高職院校實行大師工作室制,即便有些學生有幸“雙選”(導師選學生、學生選導師)進入大師工作室,雖確有一些學生出于熱愛專業,是積極主動選擇的,但大多數學生選擇的動機,或是學點技藝便于謀生,或是圖虛名延緩畢業(在大師工作室的學生可晚一年就業,而且還有補助)。優質生源的匱乏是影響傳統工藝美術更好地傳承與創新的重要制約因素。

  2.大師之“傳”與學徒三年之“承”的困境

  現在全國許多高等院校在探索推行大師制,尤其是高職院校對“大師”更是趨之若鶩,許多大師德高望重、重金難求。但由于國內早期“大師”評選的標準參差不齊等亂象[1],也有一些不學無術、到處招搖撞騙的所謂“大師”。工藝美術類高職院校迄今出于各種原因,在工藝美術大師選聘上依然存在重“大師”外在稱號而不注重內在質量的現象,不少大師年事已高或社會事務活動繁忙,僅在學校掛名而已。現行的這種大師制不同于傳統工藝美術師徒制,傳統工業美術傳承師徒間存在牢固緊密的情感紐帶關系,學徒對師傅有敬重之心,師傅不僅傳授他們技藝,而且傳授藝德。

  傳統工業美術既有顯性知識又包含緘默隱性知識,緘默隱性知識傳承的前提是傳承人與學徒同時“在場”的“對話”[2],對徒弟言傳身教,即“徒弟不僅學一技之長,包括思想品德乃至性格為人的熏陶培養,因而培養的是一個德藝雙馨的匠人”[3]。

  傳統工藝美術的傳承如今缺乏“良好、有效、穩定的師徒互動關系”[4]。不少大師由于個人成長經歷以及出于現實利益考量,缺乏對學徒口傳心授、身體力行、潛移默化的影響與創造性的因材施教。在實際傳承教學中多由年輕助教帶教指導,難以真正形成優良門風。由于工藝美術類高職院校的學制三年,而工藝美術的傳承需要日積月累,短時間很難奏效,在有限的學習時間里又開設眾多必修課程,“龐大繁雜的課程設置必然導致在有限的時間里,教師授課一帶而過,學生學習淺嘗輒止,無法深入研究學習”[5]。而傳統工藝美術具有規模小、要求高、經驗技能學習訓練時間長的特點。

  因此,從時間上看“傳”與“承”之間就存在悖論。目前高職院校存在相互沖突的兩種傳承教育理念:一種主張學生在校時間短,致力傳統工藝技能學習都學不完,盡量不要顧及其他;另一種主張在有限時間內培養興趣、播下種子即可。在這兩種理念主導下培養的結果是,前一種畢業生可能有機會去行業做輔工,但往往知識遷移轉化能力弱,發展后勁不大;后一種雖播下種子,但由于技藝不精,蜻蜓點水式地學習,深入鉆研難、擇業難。

  同時,高職院校越來越追求“獲獎”的光環效應,如通過指導學徒作品獲獎借以擴大學校影響力,進而尋求政策扶植、資金支持等。由于指導參賽獲獎可一舉多得,因而高職院校上下樂此不疲。重視獲獎導向忽視學習技能過程,導致成績“櫥窗”靚麗(獲獎)而掩蓋了“櫥窗”背后的深層次問題。簡言之,高職院校工藝美術教育有“(大師)匠”無“(學徒)心”,活態傳承的“活力”堪憂。

  3.文創之“乏”與技能創新人才之“缺”的困境

  學徒缺少時間、精力與機會投身于對中國工藝設計思想中傳統工藝文化及東方審美意蘊的深入研習。尤其是在當下一味宣揚追求創新形勢下,傳統工業美術傳承行業整體顯得浮躁,為創新而創新,為得獎而創新,“重外在形式缺乏內在的文化底蘊,叛逆式創新抑或陷入技藝傳承與創新的尷尬窘境”。在強調校企合作、協同創新的當下,受商業化、行業利益驅動,導致傳統工藝的技藝和文化基因衰落,致使不少傳統工藝美術本源喪失,陷入異化文創的困境。

  傳統工藝美術傳承與發展需要有一大批具有敬業、精益、專注、創新的工匠型人才。文化修養影響著設計的品質,而提高文化修養是精彩設計的核心,這早被中國古代工藝美術反復證明[6]。目前,高職院校培養出的學徒大多知識遷移能力弱,多為工藝技能相對單一、重技輕文技能型學徒。而既有寬廣的專業理論基礎又有綜合實踐動手能力的知識創新型智造人才少之又少。

  4.活態傳承方式缺乏與時代對接能力的困境

  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目前仍主要以行業的、傳統的經驗教育模式為主,缺乏新技術新材料、當代設計藝術、當代教育理念”[7]。這種傳承方式缺乏當代美學元素與品牌意識,不能與時俱進,不能與現代科技、生活的審美“活力”充分融合、協同發展,“學徒對技能的多元追求與導師知識、技能壁壘間存在矛盾”[8]。

  活態傳承如何將傳統工藝美術公共文化知識體系與學生的個體生活審美經驗相融合,使之適應新時代發展和需求,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由此觀之,現代師徒制活態傳承其“活力”與積極性沒能得以充分發揮。在實用主義的管理機制、學習方式與評價模式下,高職院校難以培育出既契合傳統特質又飽含時代精神、既“承古啟今”又“獨具匠心”的高層次工藝美術人才。

  三、現代活態師徒制傳承的思考與建議

  1.樹立道器并舉,傳承與創新融合的教育觀

  既要做好技藝傳承(傳型)保護,又要提升專業(傳神)水平,即由技進乎道,器以載道、道器并舉,做到“技”與“道”、“學”與“術”平衡、統一、協調,是工藝美術類高職院校活態傳承發展之根本路徑。“‘傳’不是保守、固守,乏‘統’單一(技藝)的傳只會越傳越少,需要將不同的東西‘統’起來。‘統’意味著‘海納百川,兼容并蓄’,不是固守傳統題材樣式內容的復制加工,是集眾家之長,包含豐富的技藝技能,也蘊含深厚的造物文化,這樣有文化統合力的‘承’與創新才有根基,才會發展,才有生命……中國傳統之所以偉大,其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將東南西北各地的文化統合起來進而繁榮發展”[9]。

  憑借現代數字技術化傳承(如3D打印、雕刻)雖可大眾化,卻失去了傳統手工藝的人氣味與情感生命魅力,即“靈韻”的消失[10]。“承”是有選擇性的。承的不只是工藝和技術本身,同時承其文化精神。正如《考工記》所說:“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為良。”這正好也體現了中國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應在充分認知材料特性與工藝特點基礎上挖掘其(作品)精神內涵,在其核心技藝原真性基礎上,做到“守、破、新、合、立”融會貫通,激活中國傳統工藝的價值與生命活力。

  2.加大職教體制機制改革力度,釋放傳承創新活力

  “傳統工藝是設計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及傳承傳統文化的重要手段……為大國工匠培養提供了堅實的基礎”[11],而大國工匠培養的核心在于“敬業、精益、專注、創新”的工匠精神的培養。就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而言,應提升對傳統工藝美術價值的認識高度(如創建“中華工匠日”),增強職業教育吸引力,突破目前辦學層次瓶頸,盡早創辦“學術并舉、尚術為主”的職業型、技能應用型高職本科。

  尤其是要借助2021年上海將舉辦第46屆世界職業技能大賽之東風,動員更多優秀師生參與活動,抓住弘揚中華優秀傳統工藝文化的這一時代機遇。健全和完善“大師”的認定、管理機制,優化學科建設、課程設置,構建“中華傳統工藝造物文化傳承與發展”課程群,如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業已實施的《工藝中國》系列課程,充分發揮高校學術教育資源優勢。

  對肩負傳承的“大師”團隊“強基礎、拓眼界、增學養”[12],增強中國傳統工藝的豐富表現力,做到個人技藝的發展與文化傳承緊密聯系,提高中國傳統工藝的再設計、制作及衍生品開發水平,不斷激發新的創新原動力和提升審美創新設計表現力;打造學徒“匠心獨具”的能力,對學徒注重傳統工藝美術歷史和文化精神的教育,加強通識教育,造就適應傳統工藝美術文化當代轉型發展需求且有國際視野的創新型、復合型、應用型人才。

  3.與時俱進,樹立“新工匠觀”

  “當一個學科發展到十分完整和盡善盡美時,必須要跨越、超脫本專業的知識領域,才能不斷領悟和突破它的固有形式。因此對不同現代藝術流派、不同藝術種類要跨門類、跨學科地互相溝通、觀摩、學習、研究、交流。長此以往,現代性、時代感也就孕育其中了”[13]。

  如今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時代,在秉承傳統、不失其本的基礎上,整合構建多學科、多專業集群間相互支撐、滲透的全生態專業課程體系,拓展專業未來的延展性。如合理利用大數據技術等,發掘傳統工藝審美的隱性知識,使之顯性化、體系化、專業化、科學化、現代化,促進信息化、數字化,集聲音、文字、影像、超文本、云技術、AI于一體,減少重復煩瑣性工作,傳承優化教學體系,著重培養創新研發能力,以充分釋放師徒間的情感、想象及創造力[14],是一條更加科學、有序、深入的傳承創新發展之路。

  傳統工藝豐富的文化IP、技藝和材料,是傳統內容轉向當代生活的巨大資源寶庫,是創意設計取之不盡的源頭活水,具有極強的可擴展性特點,可派生出提升創作水平和風尚引領的跨界、概念、身份性以及公共性等多元藝術價值,這是高等教育手工藝創新發展的優勢。如探索傳統工藝創新路徑,以設計觀念創新活化傳統工藝樣式,以設計語言創新轉化傳統工藝內容,以設計創意產業創新轉化傳統工藝產業,以品牌設計創新轉化傳統工藝標識。工藝美術兼具實用性與審美性、科技理性與藝術感性的雙重屬性,其設計形態的最終實現與理工科及藝術學科等相關學科密切相關。其專業教學應當綜合考慮學科之間的交叉屬性,從而構建合理的課程體系[11]。

  倡導手工技藝與現代科技的有機融合、人技共進的新特質,即樹立“‘新工匠觀’:1.傳統融合現代化的新手藝觀,2.性能超強美觀化的新材料觀,3.先進前瞻科技化的新技術觀,4.產學研用平臺化的新業態觀,5.注重(師徒授受式)的文化生活與品性培養,6.注重通識教育與專才教育均衡培養,7.注重互動、討論以學生為主體的問題導向,8.注重跨學科協同創新的實踐學習”[15]等。打造工藝美術大師、技術專家與現代設計師的合作平臺,不斷激發新的創新原動力和提升審美創新設計表現力。如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將藝術、生活、技術、商業四要素交融,推進傳統工藝美術與上海城市生活結合,與現代設計、時尚元素融合,與科學技術結合的總體改革思路。

  學院傳承與當代科學技術結合,設立木藝、玻陶、纖維、石材、金屬、皮藝六大工藝研究中心,以研究與創新推動傳統工藝美術的發展,每一個研究中心的建立在國內學科和專業領域都將是獨特的;同時還與現代工業緊密聯系,開啟藝術院校與硅酸鹽研究機構、光譜研究機構等相關科研院所的研究合作,對傳統工藝(比如玻璃、陶瓷、漆器)進行定量科學分析,提升傳統工藝的技術水準,致力培養創新型的工藝美術人才。

  4.構建傳承共同體聯盟

  加快國家傳統工藝美術大數據庫建設,充分聚集力量有效整合資源,構建傳統工藝美術文化傳承教育聯盟體系,系統地將傳統工藝美術教育思想與現代技術教育理念有機結合,不斷融入新材料、新工藝、新審美、新需求,設計應用到家居生活、公共藝術以及獨具特色的日用產品中,產、學、研、商、用,協同創新,驅動傳統工藝美術新的品牌創新發展。

  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組建了上海工藝美術職業教育聯盟,通過集聚和優化配置資源,以小規模、多校區、功能化、精品化的辦學形式,實現校區、園區、街區的一體合作,在“十三五”期間重點推進徐匯區土山灣博物館、虹口區石庫門生活藝術形態、浦東新區珠寶小鎮、長寧區皮藝高端定制等項目,使工藝美術與創意設計完全融入城市生活。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實施的“桃花塢模式”“鎮湖模式”“雷山模式”及“大師工作室”等四種運行模式,有力推動了傳統手工藝的產業化發展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的傳承。

  5.推進工藝美術傳承批評學科建設

  2018年12月14日,首屆當代工藝美術批評論壇在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召開,旨在建設工藝美術批評學科,促進工藝美術創作與理論的互動,為中國工藝美術行業在新時代的傳承發展提供理論支撐,培養富于創新意識的創作、評論和策展人才。正如尚剛教授在致辭中所言,在堅實的工藝美術史論研究基礎上,建立面向當代實踐的工藝美術批評學科,對于學校的人才培養和學科建設、推動中國工藝美術事業發展十分重要。而建立面向當代傳承實踐的工藝美術批評學科,使現代的活態傳承發展更加科學、充滿活力,對找到我們傳統文化自信,共筑傳統工藝的融合智造振興,更好地推動優秀傳統工藝美術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之路具有重要意義。

  相關刊物推薦:浙江工藝美術旨在宣傳黨的工藝美術方針政策,交流創作設計經驗,開展工藝美術理論研究,整理發掘傳統技藝,交流工藝品生產的技術革新經驗并推廣其成果。

  

投稿方式: ·郵箱: [email protected]投稿時郵件主題請寫明文章名稱+作者+作者聯系電話
·電話: 24小時熱線400-6800558
期刊天空網 專業提供職稱論文發表的平臺 400-6800558 論文發表咨詢

最新教育職稱論文

最新工程師職稱論文

最新醫學職稱論文

最新建筑師職稱論文

最新計算機職稱論文

最新護理職稱論文

文史職稱論文發表常識

推薦期刊雜志

合作期刊

免费老时时彩彩票软件